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明星  >> 娱乐  >> 娱乐资讯  >> 查看详情

罗静做客《今日影评》由《零零后》《小欢喜》畅聊家庭教育

来源: e线资讯  日期:2019-09-04 15:39:23  点击: 
分享:

罗静做客《今日影评》由《零零后》《小欢喜》畅聊家庭教育

中新网9月3日电 历经12年打磨,由张同道执导、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跟踪拍摄的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将于9月3日正式公映。自2006年起记录拍摄的影片,最终以平行剪辑手法呈现出两位“零零后”主角——池亦洋与王思柔在成长过程中的烦恼及重要时刻。而影片对于“零零后”成长相处议题的展示,也与近期由电视剧《小欢喜》及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引发的家庭教育热议不谋而合。

9月2日,《今日影评》特邀中科院心理所儿童发展心理学博士罗静做客节目,结合即将上映的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及近期热门的《小欢喜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影视作品,与观众朋友共同探讨“零零后”家庭相处话题。

“零零后”呈现多元特点 环境急剧变化或为动因

2018年,第一批“零零后”已然成年。新一年开学季又至,近期不少影视作品也都默契地聚焦于这一群体。在纪录电影《零零后》中,从小想当英雄的“孩子王”池亦洋,历经徘徊,终于经由橄榄球运动找寻到人生方向;而看似特立独行的王思柔,则在只身出国留学后遭遇挫败。在《今日影评》节目现场,罗静在综合影片内容及自身研究后表示,“零零后”这一代人非常多元化,其优势也特别明显。

谈及“零零后”群体多元化的特点,罗静向《今日影评》具体阐释道,其出现的原因在于社会的整个环境在发生着剧烈而快速的变化,享受着优越条件的“零零后”们可以接触到世界上的任何信息,可以更为多元化地看待人生、看待世界。对于片中各得其所的两个“幸运”的孩子,罗静以心理发展观点对《今日影评》指出,18岁是一个孩子自我认同感形成的时候,即了解到“我是谁”、“我能做什么”和“我想做什么”等问题的时候,让他们承认自己的个体、个性其实是很难的,需要家长的引导。

理解式教育促“零零后”发展 遇育儿矛盾宜协商面对

对于这批正处于青春期叛逆节点的“零零后”而言,他们需要家长在相处过程中的正确引导。面对《今日影评》的镜头,罗静以《零零后》中池亦洋的父母为例,指出他们从未因为孩子幼时调皮而施以否定的批评和标签,相反给出了很多支持和理解。对于池亦洋对橄榄球运动的选择,罗静向《今日影评》表示,池亦洋的父母一直在促进孩子男性力量的发展,令孩子达到身为男孩子的标准。在罗静看来,“零零后”孩子们很有想法、很有目标、很有追求,父母需要肯定、支持和尊重他们,并为他们目标的实现打下基础。

对于片中另一位主角王思柔的成长教育经历,罗静也对《今日影评》分享着自己的看法。在她的观察下,柔柔妈妈希望女儿追求快乐,而柔柔爸爸则更偏向按部就班的约束。在罗静看来,意见相左的父母二人可以坐下来去商量,应该共同面对育儿矛盾,而不是固执己见。关于片中柔柔的状态,罗静对《今日影评》坦言,柔柔父母对在寄宿家庭受到打击的女儿太过放心的态度令她担心,或许更应该采取“保护性撞墙”的理念,即要施以保护,避免孩子在“撞得头破血流”后丧失生活激情。

《小欢喜》展示可怕“吞噬性教育” 《哪吒》亲子游戏促进理解互动

近期,探讨家庭教育议题的电视剧《小欢喜》引发社会热议。《今日影评》栏目组也在现场节取了剧中宋倩没有给孩子留有空间、几乎“吞噬”孩子的段落。对于这种家庭相处的错误模式,罗静对《今日影评》表示尽管表面上母亲对孩子风平浪静、语重心长,可实际上她所说的都是在否定孩子,这种“吞噬性教育”是非常可怕的。相对地,罗静在《今日影评》节目现场以热映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李靖对哪吒的关爱模式作例,强烈认同着这一深沉的父爱表达方式。

谈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其中母亲陪哪吒踢毽子的桥段也在《今日影评》节目现场引发了主持人与嘉宾的共鸣。对此,罗静向《今日影评》表示,孩子无论年龄大小都爱玩游戏、也需要靠游戏发泄与表达。在她看来,合作类与竞争类两种游戏模式,其实与社会模式是对等的,对于父母而言就可以依靠社会角色扮演类的游戏与孩子互动,对于孩子而言将是相当受用的。罗静对《今日影评》指出,孩子成长的轨迹,在背后真正表述的其实是父母的教养方式和态度,所谓亲子之爱一定要建立在了解的基础上。

据悉,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《今日影评》每周一至周五晚22:00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。

相关新闻

    暂无信息